诉讼指南

经典案例

联系方式

手 机: 18019983735;

电 话: 0551-63651164;

传 真: 0551-63628874;

E-mail:lughua@126.com;

地 址:合肥市经开区莲花路与石门交口尚泽大都会B座1601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建筑与房地产 > 详细信息

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的起算点如何确定

发布时间:2022-6-14   阅读:106 次

合肥律师网讯:

来源:刘福来民商事 福建旭丰律师事务所

 

为指导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的审理,配套《民法典》同步实施,最高人民法院于2021年1月1日发布了《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其中,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行使期限由此前的六个月延长为十八个月,行使期限的起算点仍为“发包人应当给付建设工程价款之日”。实践中,对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最长行使期限为十八个月一般不会产生争议,但对于行使期限的起算点“发包人应当给付建设工程价款之日”如何理解与适用,往往容易发生纠纷。本文将针对此问题进行详细分析。                        

      

一、相关法条历次修改情况                        


1、《合同法》(1999年3月15日发布)                                    

《合同法》第286条规定“发包人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发包人在合理期限内支付价款。发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建设工程的性质不宜折价、拍卖的以外,承包人可以与发包人协议将该工程折价,也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将该工程依法拍卖。建设工程的价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合同法》虽首次规定了建设工程价款的优先受偿权,但未规定该权利的行使期限。                                    


                                   

2、《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2002年6月20 日发布)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第4条规定“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六个月,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该批复首次确定了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期限为六个月,并将起算点明确为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                                     


                                   

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2018年12月29日发布)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第22条规定“承包人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期限为六个月,自发包人应当给付建设工程价款之日起算。”该司法解释中规定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行使期限为六个月,起算点修改为发包人应当给付建设工程价款之日。                                    


                                   

4、《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2020年12月29日发布)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第41条规定“承包人应当在合理期限内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但最长不得超过十八个月,自发包人应当给付建设工程价款之日起算。”新司法解释规定行使优先受偿权要在合理期限内,对行使优先受偿权的最长时间进行了限制,即最长不超过十八个月。对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的起算点,则仍规定为发包人应当给付建设工程价款之日。                                    


二、司法实践中行使期限起算点的认定                        


新司法解释第41条规定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起算时间为“发包人应当给付建设工程价款之日”。但是,对于该时间如何界定并无明确规定。新司法解释实施至今,相关案例较少,鉴于新司法解释对行使期限的起算点未进行修订,故以往案例仍具有参考价值。



法院观点1:当事人有约定的,以约定的发包人应付款之日为起算点


司法判例:(2020)最高法民申3302号

本案中,原审已查明,2014年11月17日,金穗公司、周荣付、唐宗华签订案涉《补充协议》,《补充协议》约定金穗公司应于2015年1月30日之前将周荣付对唐宗华拖欠的298万元民工工资支付给唐宗华,金穗公司支付的上述工资,从应付周荣付工程款中扣除。之后,经对账确认,其中183万元已支付,尚有115万元未支付。金穗公司支付唐宗华民工工资的时间已经双方通过签订《补充协议》的方式予以确认且部分履行。唐宗华申请再审主张案涉工程尚未竣工,且项目停工、终止履行合同是由于发包人原因导致,应以实际竣工之次日作为工程款优先受偿权的起算时间。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第22条规定已将承包人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起算时间明确为发包人应当给付建设工程价款之日,并非实际竣工之日。原判决结合案涉工程早已停工等事实,认定案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起算点为《补充协议》约定的应付款之日即2015年1月30日,唐宗华主张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已超过六个月期限,并无不当。



法院观点2:当事人约定分期履行的,以最后一期工程款应付之日为起算点


司法判例:(2021)最高法民申5725号

2016年3月17日《工程结算协议》约定“淮川公司应于2017年6月1日前支付500万元、2018年1月1日前支付500万元、2018年6月1日前支付500万元、2019年1月1日前支付790万元”,同时约定“若甲方任何一期款项付款逾期,甲方应按照月息9厘(0.9%)向乙方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从2014年12月5日开始计算逾期付款违约金”。因淮川公司、捷力通公司未按期支付工程款,二审判决判令淮川公司、捷力通公司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从2014年12月5日起以月息0.9%计算至2018年10月31日止,系基于双方对逾期付款违约金的约定。淮川公司、捷力通公司认为由此说明应当支付工程款的时间为2014年12月5日,该主张不能成立。华居公司与淮川公司对案涉欠付工程款约定分期履行,属于对同一个债务的履行,最后一期工程款应付之日为债务整体到期之日,二审判决以最后一期工程款应付之日作为工程款优先受偿权起算点,并无不当。



法院观点3:工程验收合格,以承包人提交结算文件之日为起算点


司法判例:(2020)最高法民终1042号

案涉工程已完工部分经验收质量合格,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法释〔2018〕20号)第19条的规定,城建公司有权主张就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根据前述司法解释第22条的规定,承包人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期限为六个月,自发包人应当给付建设工程价款之日起算。本案中,首开公司应付工程款之日为城建公司提交工程结算文件之日即2013年10月18日,而城建公司一审期间于2019年12月16日增加诉讼请求,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已超过法律规定的六个月的行使期限。一审法院认为城建公司的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从案涉工程价款确定之日起算,缺乏依据,本院予以纠正。首开公司关于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超过行使期限的主张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法院观点4:工程未交付,也未结算,以承包人起诉之日为起算点


司法判例:(2021)最高法民申7245号

本案中,《补充协议书》对于案涉争议二期工程付款方式约定:“二期工程按月形象进度计量、付款,乙方(航天建筑公司)每月25日向甲方(人生饮品公司)提交当月工程量清单及报价文件,甲方须在当月30日之前完成审核工作并于下月5日前向乙方支付上月工程计量款的80%,余款在相应单位工程竣工结算审定后付足总价款的95%,总价款5%作为保修金在保修期满后7天内一次付清。”案涉工程因王老五饮品公司、人生饮品公司拖欠工程进度款导致未能完工,项目未经整体竣工验收及结算审定,因此《补充协议书》约定的工程价款支付条件未成就。《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18条规定:“利息从应付工程价款之日计付。当事人对付款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下列时间视为应付款时间:(一)建设工程已实际交付的,为交付之日;(二)建设工程没有交付的,为提交竣工结算文件之日;(三)建设工程未交付,工程价款也未结算的,为当事人起诉之日。”王老五饮品公司和人生饮品公司主张,应以航天建筑公司提交结算资料和汇总表的时间即2017年2月21日起算优先受偿权的期间。本院认为,以提交竣工结算文件之日作为应付款时间的条件是双方当事人对结算文件所载明的工程款均无异议,在此情形下,承包人才具备了根据确定的建设工程价款主张优先受偿权的条件。本案中,航天建筑公司提交结算汇总表时,王老五饮品公司、人生饮品公司未予审核确认,案涉工程未完成竣工结算。本案中,案涉工程交付之日不明,工程价款也未结算,应以航天建筑公司起诉时间作为应当给付建设工程价款之日。                                     


                                   

法院观点5:提交结算文件后起诉的,至迟以起诉之日为起算点


司法判例:(2021)最高法民申1848号

根据原审查明事实,苏华建设公司分别于2014年11月6日、2014年11月10日形成《工程资料交接书》,向发包方鸿基米兰热力公司提供工程资料决算书;另外,2016年苏华建设公司向人民法院提起了索要工程款诉讼,工程债权付款期限已经届满,至迟到该时点亦应认定为“发包人应当给付建设工程价款之日”,即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的起算点。鸿基米兰热力公司于2019年11月方提起本案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诉讼,已远超法律规定的六个月行使期限。苏华建设公司主张,案涉工程款金额尚不确定,故无法起算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但是,在本案苏华建设公司已起诉主张工程款的情况下,工程款数额的确定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行使并无冲突,亦无裁判确定工程款数额后方能主张该优先受偿权的强制要求,苏华建设公司该项再审申请理由,并无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小结

鉴于建设工程案件的复杂性,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的起算点问题,应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总的来说,当事人之间对发包人应付工程款时间有约定的,应按当事人约定处理,但最长行使期限不得超过十八个月。当事人之间对发包人应付款时间没有约定的,应付款时间按下列规则认定:建设工程已实际交付的,为交付之日;建设工程没有交付的,为提交竣工结算文件之日;建设工程未交付,工程价款也未结算的,为当事人起诉之日。为保障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实现,承包人应注意及时行使权利,以免造成失权。